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一定要顶住
    城头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面对城头凶猛的反击火力,无论是攻击清波门的郝永忠、刘宗敏,还是攻击涌金门的袁宗第都损失惨重。

    流寇的巨大损失就连本阵中的流寇都看得目瞪口呆,退下来休整的李来亨也忍不住对李自成进言道:“闯王,官兵的火器实在太猛了,刘爷、郝爷他们的攻击受阻,损失惨重,再打下去恐怕不到天黑他们就要打没了。”

    “这不是还在打嘛,急什么。”李自成面无表情的说。

    “闯王……”

    李来亨还想再说,却被李自成给打断了。

    “来亨兄弟,若是你要为宗敏兄弟和永忠兄弟打抱不平的话,可以带上你的人上去替换他们,俺绝对没有意见。”

    “我……”

    看着李自成毫无表情的面容,李来亨就知道这件事李自成心里早已打定了主意,自己若是再说下去不但没有效果,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

    摇了摇头,李来亨只能退到了一边,只是他的心里愈发的不安了。

    他很清楚,这些日子大家伙的实力都在快速上升,众人的野心和脾气跟他们的实力也变成了正比,对李自成的命令也开始有些阳奉阴违起来。

    李自成作为老大心里自然不舒服,这次他明摆着就是要借江宁军的手消耗刘宗敏、郝永忠和袁宗第的实力,站在李自成的立场这并没有什么错,但他更清楚,刘宗敏这些人绝不是什么善茬,真要把他们逼急了,这些人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李来亨的担心是对的,随着麾下的人马损失越来越大,刘宗敏、郝永忠两人心中的怒火也积累得越来越多。

    在清波门的右侧,正在休整的刘宗敏看着不远处那一名名从城头上跌落的士卒眉头紧锁,原本那满是横肉的脸更加吓人了。

    “哥,还有一刻钟就到咱们上了。”旁边传来了刘宗亮的声音。

    “上上……上个鸟,你就这么急着去送死么?”刘宗敏不耐烦的喝骂了一声。

    刘宗亮缩了缩脖子不吭声了,自家的大哥正在气头上,他才不去凑这个热闹呢。

    刘宗敏骂完自家弟弟,转头看了看周围后,嘴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刘宗亮也忍不住出言骂道:“他个驴逑子,闯王这是要让咱们都死绝啊。”

    刘宗敏轻哼了一声:“死绝倒未必,等到他们的人死上一大半,他就会让咱们撤下去了。”

    “凭什么,这些人马都是咱们辛苦拉起来的,凭什么他一句话咱们就得赶去送死?”刘宗亮再也忍不住骂出声来,“大哥,闯王这般对你,你又何必这般忠于他呢,咱们回去吧,不再为那个狗娘养的卖命了。

    现在咱们手里头还有不少人马,只要咱们登高一呼,必然是从者如云,只要再过个半年左右,咱们就再也不用再看任何人的眼色行事。”

    刘宗敏没有说话,只是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前方早已尸横遍野的清波门,又回头看了看自家队伍后面那些带着红色头巾,身上披着各式铠甲的骑兵,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意。

    那些穿着各式铠甲,弓上弦刀出鞘的骑兵们都是李自成派来的督战队,这些混蛋手黑着呢。在刚才的攻势中,光是被这些人杀死的逃兵、作战不利的士卒已经有一百多人。

    这些天杀的混蛋杀人从不留情,但凡有前进不利或是进攻受阻后撤者,这些人就会毫不留情你的将最后面的逃兵或是进攻不利的人杀死,就在刚才的战斗里,他麾下已经有数十名士卒被这些人杀死了。

    就在刘宗敏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阵当当当的鸣金声在后面响起,原本正犹如拼命般攻击清波门的郝永忠所部顿了一下,随后如同潮水般朝着后面涌来。

    随着郝永忠所部的退却,刘宗敏本阵后面又响起了一阵号角声,那是在后面督战的李自成所属的老营士卒们吹的,意思就是在告诉他们,该轮到你们上了。

    看着后面那些吹号的老营贼兵,刘宗敏眼中历芒闪过,低声吩咐了刘宗亮两句,刘宗亮先是一惊,随后露出了惊喜的神情,立刻领命去了。

    很快,刘宗敏所部对着清波门发起了攻击,但攻击刚一发起,在后面观战的李自成便是一皱眉头,刘宗敏麾下的发起的攻击极为稀松,仅有稀稀落落的百把人排着松散的队形,这些人不但前进的速度慢,就连攻击也打得有气无力的,一副应付了事的模样。

    在后面观战的李自成对此看得一清二楚,怒极而笑道:“呵呵……看来有人的胆子变大了,连军令都敢违抗了。”

    “来人啊……”

    “闯王,小人在。”

    “你马上带上……”

    李自成的话还没说完眉头就是一皱,将食指伸到唇上,做出噤声的动作。

    很快,一阵隐隐约约的马蹄声开始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地面隐隐的震动。

    “是骑兵!”

    李自成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早就混成了精的他立刻意识到有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而且数量至少在三四千人以上。

    这年头,战马的珍贵是不言而喻的,李自成折腾了这么久,麾下也不过才不到三千骑兵,而且战马的素质也很是堪忧,即便如此李自成依然将这支骑兵当成命根子一般随时带在身边,现在突然在后面出现了一支来历不明的骑兵,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他立刻不假思索的吼了起来,命令所有人向后转,准备迎敌!

    不得不说李自成的反映确实够快,但还是晚了一步。

    毕竟数万人的队伍想要调转方向,从进攻转入防御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在所有人手忙脚乱的时候,一支骑兵已经出现在李自成等人的面前。

    这支骑兵在距离李自成所部约莫五百米的时候速度微微停顿了一下,原本松散开始收缩,很快变成了三角阵形。

    “杀!”

    为首的一名千总,挥动了手中的长刀大吼了一声,随即一夹马肚子,战马如同离弦之箭般朝着李自成的本阵冲了过去。

    看着疾驰而来的骑兵,李自成强忍着心中的惊慌拼命的吼了起来:“顶住……一定要顶住,否则就全完了!”手机用户看我在明朝当国公请浏览/wapbook/,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