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投降?
    “夫人?”

    李自成先是一愣,随即就怒了,家乡话顿时脱口而出:“二球货,你个瓜娃,现在是什么时候,一个妇道人家捣什么乱,你回去告诉她,有什么事等俺有空再说!”

    高杰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李自成脸上的怒容,也不敢再说什么,躬身退了下去。

    “这个婆娘,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情况,居然也来添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自成低声骂了一声,原本就心烦意乱的他更生气了。

    这时,通讯兵来报:“闯王,袁爷那边的攻击很不顺利,遭到了官兵的强烈阻击,他的伤亡很大。袁爷请求暂时停止攻击涌金门。”

    “不行!”李自成冷声道:“涌金门的攻击绝不能停止,你去告诉袁宗第,若是他胆敢擅自停止攻击,就不要怪俺李自成不念兄弟之情了。”

    “是!”

    等到传令兵走后,李自成的眼中露出一丝冷意,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冷笑道:“一个个本事大了,翅膀也硬了,居然学会保存实力了!真以为俺眼瞎了,没看出你们的野心么?”

    说到这里,李自成又喊来了自己的亲兵,“你去告诉宗敏兄弟,若他再这样磨磨蹭蹭的,就别怪俺亲自派出督战队了。”

    在本阵的后方有一个营地,这个营地里光是帐篷就有数百个,不时有人来搬运物资,来来往往的十分热闹,而在这个营地周围还驻扎着数千名装备颇为精良的贼寇。

    在营地的一顶大帐篷里,穿着一身浅色褶裙的,将身材衬托得格外苗条的邢巧儿皱着眉头道:“他真是这么说的?”

    “是的夫人。”高杰有些尴尬的说:“现在战况紧急,闯王一时情急之下有些失言,您莫要见怪。”

    “见怪?”邢巧儿冷笑一声:“他李自成现在可是一个统帅十多万大军的义军统帅了,脾气自然也跟着见涨,当然不用理会我这个妇道人家,骂几句算什么,你说是吧?”

    高杰一阵尴尬,站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只能低下了头,只是他这么一低头却感到有些不对。

    由于邢巧儿由于情绪比较激动,胸膛起复得比较厉害,一下子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风景,加上高杰和邢巧儿此刻的距离又很近,一阵成熟幽香的气味传入他的鼻中,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的他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些僵硬起来。

    邢巧儿作为一名成熟的妇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当然要比高杰清楚得多,很快就察觉到了高杰的异样。

    按理说这个时候她就应该立即退后几步,跟高杰保持距离,但不知为什么,邢巧儿却没有这么做,反而上前一步,正个人几乎都凑到了高杰跟前,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高杰,你说奴家说得对么?”

    “啊……这个……”

    被邢巧儿这么一近身,高杰更是正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赶紧后退几步颤声道:“夫人,俺……俺不知道。”

    邢巧儿却是紧跟着上前两步,继续跟高杰贴近了距离,露出了泫然若泣的神情:“高杰,这些日子,你莫非真不明白奴的心意么,还要叫奴夫人?”

    “俺……俺……”

    高杰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自从他担任起了护卫辎重营的任务以来,跟邢巧儿的接触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由于高杰身材修长,一副浓眉大眼颇为英俊的模样,邢巧儿便看上了他,平日里言语中也多有暗示,高杰又不是傻子又怎么不明白呢,但是迫于李自成在流寇中的威严太大,一直以来高杰都有些躲着邢巧儿,而邢巧儿不敢怎么而说都是女人,也不好当面挑明这事。

    只是今天邢巧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不仅能干,还识文断字,善于理财,商贾之家出身的她更是又一股狠劲,反正她也是被李自成抢来的,对李自成也没什么感情,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她自然不愿意再错过了。

    实在忍不住的她冷哼道:“亏你还是号称翻山鹞呢,奴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如此瞻前顾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看着泫然若泣的邢巧儿,高杰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大步朝里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正在外面指挥作战的李自成突然感到一阵大风吹来,不知从哪刮来了一堆的树叶落在了他身上,他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树叶后摘下了毡帽随手擦了几下,只是不知是不是太过用力的原因,这些嫩叶的汁水擦在了白色的毡帽上,很快染出了一道道绿色……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有些嘈杂的帐篷里平静了下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死鬼,还不赶紧起来,要是有人过来就不好了。”

    淅沥沥的声音响起,过了一会穿戴整齐的高杰和邢巧儿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而此时俩人的关系跟刚唉已经是截然不同,高杰固然是春风满面,邢巧儿望着他的眼神也是柔情似水。

    俩人依偎着走出来后,高杰有些担心的说:“巧儿,咱们已经是这样了,若是让闯王发现可如何是好啊?”

    邢巧儿直起了身子,横了他一眼:“怎么,你怕了?”

    高杰苦笑道:“我当然不怕,我高杰虽然没念过书,但也知道男人要重诺,既然已经答应了跟你好好过日子,自然就不会反悔,我只是担心咱们这样偷偷摸摸恐怕不是长久之策啊,此处闯王的耳目众多,若是让人发觉了咱们就得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这还差不多。”

    湘桥儿轻哼一声,这才重新依偎到他怀里道。

    “这事奴也想过了,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咱们若想做个长久夫妻,肯定是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只能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高杰就是一惊,“可是咱们如今可是贼寇啊,若是离开了义军被官兵抓到了岂不是死路一条?”

    “真是死路一条吗?”

    邢巧儿轻笑一声。

    “若是被官兵捉到自然是死路一条,可若是咱们主动去投靠官兵呢?”

    高杰大惊:“你是说向官兵投降?”手机用户看我在明朝当国公请浏览/wapbook/,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