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驭雷!
    穹顶之上,六条雷龙翻滚。

    轰隆隆的雷声,响彻整片蜀山山界,在山门处交战的剑修,都被那灼目雷芒夺去了心神。

    只听一声巨响。

    风雷山上,千雷起舞,随着那条金龙,落在了白衣女子的身上。

    “哗啦——”

    轻轻的一声拂袖。

    裴灵素站起身来,展露所有剑气,自从中了白帝杀念,她的魂宫便被冰海冻结,常年萎靡,于是极少出手……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实力下降了。

    剑藏飞剑围绕于她。

    一柄野火,吞吐之间,无数星辉点燃。

    霜雪缭绕的风雷山,此刻展现出异火与冰霜齐舞的场面,天顶浮现出一座巨大涡旋,剑气,霜雪,烈焰,雷霆,四座异象交融!

    那位女子剑仙,从山头飞起,迎击雷霆!

    撼天阵,随她而起!

    这一幕画面,让蜀山和小无量山的修士都怔住了……那女子一袭白衣,不染尘埃,煌煌神雷之中,好似一尊谪仙,超凡脱俗。

    这般风采,人间能得几回闻?

    裴灵素握住红烛,接着撼天阵的力量,与第一道金雷撞击在一起,她的面色本就白皙,此刻更加苍白,“刺啦”一声,完整归位的红烛,剑骨未曾受损,但伞面在这一道雷霆的劈击之下瞬间炸开,露出锋锐的剑身!

    裴灵素眼神冷彻,她持剑而行,如同起舞,却招招凌厉,小霜山,紫山,将军府,她毕生所学的剑招,在这一刻全都施展而出,一缕又一缕的剑气,从这位白衣女子的身上迸发——

    小无量山的束薪君皱起眉头。

    他听说,大隋天下的年轻修士当中,最厉害的女子乃是珞珈山的叶红拂……只身奔赴北境斩杀大妖,与曹燃斗个五五之分,哪怕是面对洛长生也不会有丝毫惧色,在叶红拂面前,其他女子都会失色三分。

    但……见到了裴灵素的渡劫场面。

    他才知道,原来传闻有误。

    六九雷劫,这等灭杀涅槃的大劫……竟然会落在一位命星女子的头上,该是何等的忤逆天道,才会如此?

    而裴灵素,竟然扛下来了!

    雷海之中,金龙狂哮,围绕裴丫头旋转,无数剑气在那条粗壮雷龙的身躯上撞击,点出无数金铁光芒,将雷龙砍得“伤痕累累”,在撼天阵的包裹之下,数千座红光,以蜀山地界为根基,飞升而起,托住雷劫,不让他落下。

    裴灵素立于不败之地!

    “斩!”

    她轻斥一声,眉心有一抹红芒飞出,野火瞬间破开虚空,在那条雷龙的眉心浮现,下一刹那,一道颀长的红线便自天地间掠过——

    裴丫头两根手指并拢,小臂极其有力地划过。

    天下大雪,被这一剑斩开!

    这条雷龙,也被野火剖开!

    撼天阵,以无数剑器为根基,篆养一口主剑,而那口主剑,要求品秩一定要高,越高越好……这世上的飞剑,单论品秩,顶天了,就是“野火”!

    这是一把先天灵宝。

    孕育天地混沌而生,历经无数劫难,雷霆不可破灭,因果不可缠绕。

    裴灵素抬起头来,她盯住穹顶,第一条雷龙被斩之后,穹顶上还盘旋着五道金光,气势磅礴,按照因果,自己还需要再渡五次劫……丫头神情肃杀,大袖飘摇,白衣沾雪,身上沾染着浓浓的枯寂死气。

    但她却莞尔一笑,望着雷云,道:“继续啊。”

    似乎听到了裴灵素的话语。

    穹顶云层之中,传来了愤怒的低沉雷鸣,第二条长龙盘踞天地,比起第一条,因为蓄势更久,所以劫力更加浩大……雷劫之难渡,便是因为一重更甚一重,第一道劫,险些就要将风雷山劈开。

    一共有六道!

    很难想象,这六九雷劫的最后一劫,会是什么样子……当年陆圣布下“撼天阵”,笼罩整座蜀山,方圆五十里。

    这说明……最后一劫的波及范围,就是这么广。

    ……

    ……

    山门。

    “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抗过了第一重劫?”

    朱密冷笑一声,道:“说来也巧,这也是吾第一次看到‘六九之劫’,连涅槃之人都能收走的命劫,你们蜀山不会真以为,一个命星,靠一座阵法,就能扛过去吧?”

    千手架着万千飞剑,一个人抵住大衍剑阵,神情阴沉,道:“朱密,今日之后,你最好祈祷……小无量山不要遇上麻烦。”

    朱密淡淡道:“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今日要亲眼看着裴丫头咽气。”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一只手,再是一座剑阵飞起,轰向一座山门……涅槃之战,一攻一守,能够尽数拦下大衍剑阵,已是殊为不易,千手再是强大,也不可能完全挡住朱密的攻势。

    更何况,朱密完全不进攻她。

    这偌大蜀山山门,处处可以破之!

    下一刹那,山门大雪激荡,一处撼天阵阵脚,就此被拔起——

    “朱密!”千手双目通红,法相再也不留力,千只手掌攥拢飞剑,随着她前踏一步,整座千手菩萨,法相森严,身子前倾,如一座巨山,压向了小无量山的老祖。

    朱密面无表情,抬起双手去抗。

    “轰隆隆——”

    整片山门战场,都陷入黑暗。

    那座菩萨法相的威势太过骇然,气浪翻滚,大雪溢散,方圆一里都被法相压垮,然而天地一线之间,却有个瘦削男人,披着金黑法袍,抬起一只手,抗住了法相,掌心与法相交接之处,蔓延出一座巨大的八卦阵法图。

    朱密举起千手法相,神情略显苍白,但语气愉快道:“不过如此……你没我想象的那么厉害。今日我要拆阵,你拦不住我。”

    他再度抬起一手,指尖掠出,远方激荡出“砰”的一声,又是十余把飞剑被这一指点地爆碎,再是一处撼天阵受损。

    远天苍穹。

    第二道雷龙落下。

    裴灵素握住红烛,想要效仿之前斩龙,再次斩开第二道雷霆……但剑锋一与之相触,她的面色陡然苍白三分。

    第二道劫力,比起第一道……要强得多!

    若是第一道劫,处于借助撼天阵,命星全力施为,能够抗得过的地步,那么第二道劫,恐怕需要半步星君,或者更多一些的杀力……那条雷龙撞向自己,凡俗之间的剑招已经无法砍碎雷龙的鳞片。

    而雪上加霜的是。

    “咔嚓”一声。

    裴丫头的神海感应里,撼天阵出现了一角破碎……她余光向着山门之处望去,那片战场一片混沌,乱象横生,朱密以及小无量山的弟子,正在拔除蜀山先前所插下的剑旗,这座撼天阵不再圆满。

    裴灵素眼中闪过杀气。

    小无量山是想让自己死于雷劫之中?

    她咬了咬牙,神念迅速锁定了那股最为强大的气息……朱密!

    裴灵素再也没有犹豫,身形瞬间从风雷山头的上空消失,化为一道剑气长虹,向着阵法缺失的方向掠去!

    ……

    ……

    “轰隆隆”的声音,大雪与剑气翻飞。

    朱密不断抗击着那尊菩萨。

    他神情一直平静,只不过此刻忽然皱起眉头……耳旁响起了不属于剑气和大雪的震颤声音,越来越近,他抬起头来,只觉得眉心狂跳,内心当中浮现了一抹不祥预兆。

    是什么东西来了?

    朱密看到,远方蜀山的上空,有一袭白衣,脚踩万千飞剑,向着山门之处掠来,看样子……似乎是锁定了自己?

    而那白衣女子的背后,无数雷霆随之一同掠来,还有一头张牙舞爪的金龙!

    朱密瞪大双眼,神情难以置信,这是带着雷劫来找自己的?

    这里不仅仅有小无量山的人……还有蜀山剑修!

    雷劫可不会分敌我!

    这个姓裴的小丫头疯了吗?!

    一刹恍惚,让朱密中了一招,千手切入他的周身三尺之内,一掌印在朱密胸膛,道火燃烧,金黑法袍浮现出符箓纹缕,饶是如此,朱密的胸膛仍然被打得凹陷下去,他喉咙一舔,险些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软绵绵向后退去,双脚在雪地上犁出数十丈的沟壑。

    停住脚步,那袭白衣已经悬在了山门之处。

    煌煌雷霆随之而来,一刹之间,战场风云变幻,所有剑修都抬起头来,恍惚地看着那盖压面门的雷云……脚踩飞剑的裴灵素,落在蜀山山门之处,向着蜀山弟子传音道:“收回御剑,在身前插剑……我为你们变阵!”

    闻言之后,每一位蜀山弟子都不再犹豫。

    “嗖嗖嗖”,几乎没有一息犹豫,他们收回飞剑,向着身前大雪地插下,顿时一大片红芒荡出。

    裴灵素抬起双手,指尖变幻,撼天阵的光芒在这一刻扭转……她的眼神里带着肃杀,但瞳孔深处却保持着万分的冷静,那座陆圣留下来的“撼天阵”,在此刻被她临时改变了阵纹,山门处的缺陷无法弥补,但她以这些弟子的剑气作为掩藏,遮掩天机。

    小无量山的一众人,暴露在了天劫之下!

    裴灵素踩在飞剑上,鬓发飞扬,如一尊女子剑仙。

    雷光围绕,她双手抬起在脑后,将乱发束起,劫力环绕,裴灵素的面色却是一片淡然。

    她冷冷道:“朱密,我闻你胆小如鼠,在北境会议当中不敢与我师兄过招,如今……”

    丫头站在雷劫中,剑指朱密,笑问。

    “可敢与我一战?”

    (ps:1  哎呀哎呀鸽了大家一个白天……晚上补上……这是第一更,待会还有……2最近是丫头渡劫的高潮,熊猫会尽力多更,关于“裴灵素”的故事,今日在公众号“会摔跤的熊猫”上更新啦,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以后的更新时间,也会在公众号上放出)手机用户看剑骨请浏览/wapbook/,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