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秘密
    圣坟大墓,是小无量山最神秘的禁地!

    据说,开国年间,小无量山有一位修为盖世的始祖,开辟“大衍剑阵”,镇压诸多强敌,被尊称为“圣君”。

    这位圣君一生罕逢敌手,最终寿元尽了,汇聚八方风水,为小无量山增添福荫,死后所安葬之墓地,便被称之为“圣坟”。

    此后,小无量山每一位成就涅槃境的大能,都会入圣坟,巩固风水,借助圣君留下来的造化,参悟“大衍剑阵”……更有甚者,在圣坟内留一口棺,借此躲避天机。

    譬如说,朱密。

    荒岭的奇点被执剑者剑气点破,宁奕被虚无的空间之力包裹,扭曲着遁入圣坟之中,以他星君境界的肉身体魄,已经可以做到对抗空间乱流,不至于像之前那般狼狈。

    ……

    ……

    “这就是圣坟么?”

    宁奕的眼前是一片幽长的地下墓穴甬道,阴气极重,两边视野逼仄,石壁两端横插着密密麻麻的棺木,每一口都被符箓秘文所包裹缠绕,两座石壁之间,几乎只留有一人侧身而过的空间。

    时不时有阴风掠来,吹过后颈,令人遍体生寒。

    宁奕皱起眉头,抬起两根手指。

    指尖“嗤”的一声,燃起光火。

    他乃是执剑者,生字卷护体,无惧世上阴祟。

    宁奕没有急着动步,抬手让那团光火浮在肩头,照亮四方,目光随着火光环顾一圈,这座墓穴极大,自己如今身处一片暗长廊道,前后两边皆是去路,也不知会通向何处。

    寻龙经嗡嗡作响。

    “皆为大凶。”

    宁奕得到了经文反馈的占卜结果。

    温韬入坟前就卦算过一次,还挺准。

    宁奕听说过那位圣君的凶名,据说小无量山自家山门的修士,想要入圣坟,都要三叩九拜,求一个平安,那位圣君布下的杀阵威力绝伦,不知为何,极其痛恨盗取风水之辈,所以入墓之人,稍有不慎,就会在圣坟之中饮恨。

    小无量山的修行者,必然知道圣坟内的规矩。

    宁奕是外来人。

    他取出光明鉴,以神性催动,照出前后两条路的“光景”,眯起眼仔细观看。

    “阴阳分割……原来如此。”

    圣坟的阴气和阳气互相斗转,彼此交融,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不得不说,千年前的那位圣君手段高明,这种风水之下凝聚出的大墓,是为大凶之墓,但也因此只吞不吐,积攒的福缘全都被包裹在凶煞之中。

    阴阳斗转,祸福相依。

    宁奕看清墓穴情况之后,直接取出大阳之物,握在手上,以防万一,先向着阴煞之地走去。

    一路上,不断有煞气冲撞。

    有寻龙经避开圣君杀阵,再加上光明鉴护体,廊道的这一段路,宁奕走的还算顺利,猴子的那根毫毛,在危急时刻能够镇压阴煞……但宁奕思考之后,决定先不动用。

    这座墓穴的阴阳二气处在一个平衡阶段。

    以猴子的不朽伟力,若是一不小心,将阴煞击垮……那么这座大墓引发的异象,势必会让朱

    密察觉。

    廊道越往深处,煞气越密集,插在石壁两侧的石棺,在宁奕经过之时,都在不断震颤,似乎有苏醒的迹象。

    只不过宁奕神情淡然,丝毫不为所动。

    他已不是当年那个未破十境的小家伙了,这座甬道里埋着的,估计最多也就是星君境界的修行者……小无量山真正的大人物,有资格入圣坟的,都会把自己的棺木安在阴煞和阳煞之地。

    只不过阴风越来越甚。

    寻龙经凝聚出的那条老龙,已经被阴风吹得形体破碎,难以占卜吉凶,光明鉴的力量也很难完全照现前路……那位圣君的确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果不是宁奕,换做温韬,吴道子,凭借祖传功夫,最多也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宁奕直到这里,才开始动用猴子毫毛,一缕极其浅淡的纯阳气机被神性激活,缭绕了一圈。

    顿时阴煞破散。

    宁奕快步而行,走出廊道,视野也陡然开阔。

    这是一片阴气缭绕的,极大的墓穴陵地!

    一口口黑色石棺,静谧地躺在阴煞阵法之上,宁奕眯起双眼,他在这里没有发现朱密的“棺”。

    这么来看,朱密的棺,应该是在阳煞之地。

    只不过在此地,宁奕有特殊的发现。

    光明鉴震颤。

    宁奕四下环顾一圈。

    “这些棺木……似乎与师姐的‘不祥’有关。”他就近来到了一口雕刻黑色木剑的石棺之前,这座棺木的棺盖并没有落灰,而且闭合之处,并没有秘纹,说明已经有人挪动过了。

    宁奕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原因。

    与自己猜测的无二,朱密苏醒之后,来到了阴煞之地,而那份“不祥”,便是朱密在这里的发现。

    宁奕蹙起眉头,他两根手指轻轻发力,推动棺盖。

    “吱——呀——”

    阴嗖嗖的墓穴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扑面而来的灰尘,忽然幻化成为实质性的“煞气”,直接向着宁奕面门袭来。

    宁奕早有防备,两根推动棺木的手指抬起,蕴含执剑者神性的轻轻一砸,直接将煞气砸得支离破碎。

    他向下看去。

    那口棺木……里面竟是空空如也!

    棺内的人呢?

    宁奕神情一滞,眼神阴沉下来,这座棺木是空的?

    死后能够安葬圣坟的存在,生前都是惊艳过一个时代的修行者……小无量山的圣坟杀阵如此密集,难道还有人比自己来得更早。

    等等……

    不对。

    宁奕在棺木内侧,发现了一串秘文,这竟然是古梵语,难以想象,小无量山这位棺木主人,竟然在自己棺内写了一串古梵语……再仔细去看,棺木一侧的古梵语,雕刻字迹极其尖锐,而且模糊,不像是心平气和的状态下雕刻。

    更像是在激烈的书写。

    宁奕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的面色微微发白,然后操纵山字卷,让那片棺盖浮悬起来,抬头去看棺盖的内侧……那镇压死人的石棺盖子上,竟然密密麻麻写满了无数的古梵语,而且还有冲撞的破损痕迹!

    这口棺木里的“死者”,并非是自然死亡,然后下葬。

    而是生前是被人镇压在这里,硬生生叩留在阴煞之地,炼化至死!

    无数怨念堆积,无法撞破棺木,于是留下了古梵语的怨毒诅咒!

    宁奕连忙再去“开”第二口棺,与先前如出一辙,这口阴煞之棺,早就被人开启过了,第二口棺木如此,第三口仍然如此……不出所料,阴煞之地所安葬的“棺木”,全都是含冤而死,这些怨念汇聚,才形成了圣坟的“阴”面。

    这是何等残忍的手段?

    这些棺木里原先可都是活人啊!

    饶是宁奕的心性,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棺材,都不禁觉得一身冷汗,能够进入圣坟安葬的,也都是小无量山的晚辈后生。

    那位圣君就这么无情?

    视人命为草芥!

    而这些阴煞之气汇聚,滋养大墓的同时,也凝聚出一团虚无的“不祥”之力。

    宁奕面色难看至极,铁青着脸,走到了阴煞墓穴的尽头,看到了一缕虚无的阵纹,他伸手一抓,那缕阵纹便浮现出来……这些阴煞的负面情绪,还有业力,都被阵纹扭曲着送到了墓穴外的世界。

    好一手移花接木,坏事做尽,还要让别人替小无量山背黑锅。

    怪不得朱密要来蜀山拜访……这座阵纹明显是新刻的,朱密把大部分的业力都嫁祸给了蜀山。

    千手师姐的不祥,也是因此而来。

    朱密激发阵纹的时机太巧了!

    这些阴煞业力,移花接木,来到蜀山,于是师姐一直被压在涅槃境界的关卡上。

    宁奕阴沉着脸,仔细端详着这道阵纹……

    若非是自己以纯阳气替师姐化解诅咒,不知道蜀山还要无端承受这灾劫多久!

    这一次,师姐的不祥虽被镇压,但此地阵纹不改,接下来还是会有无妄之灾,不断降落。

    宁奕盯着阵纹,忽然觉得不对劲,朱密以剑道造诣见长,怎会把这缕阵纹雕铸的如此精妙,完全不像是他的手笔。

    而宁奕试图拆解阵纹……他的指尖被漆黑的不祥之力缠绕,圣坟的阴煞极其可怖,而这些不祥试图反噬宁奕,紧接着就被猴子的纯阳气击溃,阵纹舒展,宁奕以大道长河开始“阅览”。

    他的神情变得震惊起来。

    圣坟的阴煞,只有一部分被送往了蜀山,而另外的,则是被送向了各大圣山……珞珈山,羌山,太游山……这些阴煞被圣坟阵纹主人隐藏的天衣无缝,而送向其他圣山之后,并没有急着引动,而是蛰浅起来。

    “这是……一盘大棋啊。”

    宁奕手里握着那缕阵纹,喃喃开口。

    太精妙了。

    罪恶的业力全都被送走。

    而剩余的精纯阴煞,最终流向阳面,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之圆,阴阳斗转,生死逆命,将这片大墓构搭起来,这么多年小无量山历经风雨始终不倒,圣君的造化,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但宁奕此刻心头浮现了一个疑惑。

    这缕阵纹,真的是朱密所做么?

    http:///jiang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