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圣坟
    风雷山头,谷小雨看到一道身影驭剑而来。

    “小师叔!”

    他惊喜开口。

    宁奕收起细雪,落在山头石阶之上,笑着对谷小雨点了点头,道:“你师父呢?”

    谷小雨指了指洞府,道:“师父和另外两位师叔,正在商议一些事情……我在这儿守山门。”

    宁奕顺着小家伙的手指望向洞府,师姐师兄在一起,还设下了阵法。

    恐怕与自己想到一块了。

    “宁师叔……裴姐姐?”谷小雨心事重重地开口。

    宁奕揉了揉少年的脑袋,不动神色,渡了一道生机,谷小雨浑身都是伤,金刚体魄伤痕累累,刚刚的大劫之中,最卖力的就是他,险些把自己葬在了大雪里……生字卷的生机从颅顶注入,宛若一股暖流,涓涓而下,谷小雨浑身经脉都温暖起来,当下神情一震,明白了原因。

    “她在休息……大劫扛过去,应是无事了。”

    宁奕想了想,还是把后山的事情隐瞒起来比较好。

    他看着小家伙,心头有些酸涩,郑重道:“这次……谢谢你了。”

    谷小雨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落地了,他嘿嘿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拽着发丝,“师叔……都是一家人,不必说这些的。”

    宁奕轻轻道:“小无量山做的事情,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谷小雨一怔。

    宁奕已经松开揉着他脑袋的手,快步向着洞府内走去。

    ……

    ……

    “师姐,朱密欺人太甚……决不能忍。”

    “今日登我山门,拔我阵法,明日便入山界,砸了蜀山老祖宗的千年道场!”

    洞府内,温韬气得紫金冠倒竖,温胖子从来都是一个避战派,他的修为堪堪命星,在大隋同辈分的修行者中,是最低的那一类,靠着一身风水堪舆本领,才勉强立得住脚。

    但今日小无量山的所作所为,让温胖子都气得怒发冲冠。

    裴丫头险些命陨在雷劫下!

    谷小雨舍身启阵,若是大阵未开,小家伙恐怕也凶多吉少!

    任谁也想不到,朱密堂堂一位涅槃大能,竟然会三番两次登门,而且极其没有道德和风度的选择在蜀山大劫时刻前来。

    齐锈也阴沉着一张脸,冷冷道:“朱密老狗,是真的想置蜀山于死地。”

    千手的神情并没有两位师弟那么愤怒。

    但她内心的怒火却是更甚。

    朱密第一次来砸山门,掷剑入洞府,已是极大的羞辱。

    第二次,更是在自己手底下拔撼天阵……如果不是丫头临阵生变,引渡雷劫,后续恐怕会引起大灾。

    两位师弟的修行境界,不足以庇护蜀山。

    她才是蜀山的庇护者,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挺了过来……如今好不容易得证涅槃,却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如此小无量山厚颜无耻的师祖。

    “直接开打吧。”温韬气得快要失去理智了,他咬着牙道:“我们直接打回去,师姐你拦住朱密,小师弟和瞎子屠了小无量山!”

    齐锈虽然愤怒,但还算理智。

    他一巴掌拍在胖子脑袋上,没好气道:“师姐跟朱密打,我和小师弟屠山门,你打得一手好算盘,敢情这一架真打起来,你就只需要搬个小板凳嗑瓜子,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当大隋红拂河的执法者是摆设?”

    温韬咕哝道:“我这不是战斗力弱,去了也是添麻烦嘛……”

    蜀山之间,彼此摩擦,都是正常。

    事不算大。

    但若是真的两座圣山红眼,要决出生死,这座千年道统的恩怨对决,动辄会改变整座大隋的格局……届时,天都的执法力量便会介入!

    太子正是与东境角力之时,怎会允许自己麾下的圣山先斗起来?

    千手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可正式开战……”

    这也正是朱密狡猾的地方。

    他两次来蜀山,打得都是登门拜访的名头,行的都是下三滥的手段。

    涅槃人物,谁做得出这种事?

    只有朱密。

    “若是小无量山有一日遭劫,我会去拜访,以还今日之恩怨。”

    千手神情很难看。

    白白吃了一个亏,现在对方有所防备,自己若是急于还击,反而不痛不痒,而且落入了下乘。

    三人的面色都是难看。

    温韬气得直跳脚,偏偏拿朱密没办法……要等小无量山遭劫,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想要报仇,只能等了。”

    齐锈叹气一声,默认了这个事实。

    “想要报仇,何必要等?”

    忽然,洞府外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瞎子一怔。

    一身黑袍的宁奕,走了进来,坐在石桌旁,将伞剑搁在桌面。

    刚刚在洞府外,三人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朱密做的事情,他也都知道了。

    与自己料想的没差,这位活了八百年的剑道老祖宗,思想层面已经“人剑合一”,自降身份,拔撼天阵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也能做出来。

    温韬眼神一亮,道,“哈哈!小师弟来得好!”

    宁奕点头笑了笑,把丫头渡劫后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当然略去了猴子的存在。

    “一切安好……我把她安置在后山,阵法温养,恐怕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眠’。”宁奕交代这些的时候,千手的目光始终停在自己小师弟身上,美目神色复杂,之前出山时刻,力抗雷劫的宁奕,身上流转着一股极其霸道的气机。

    而现在,那些气机不见了。

    这是小师弟在后山得到的新造化么?

    她虽然好奇,但没有多问。

    小师弟是一个福泽深厚之人,这五百年来,除了陆圣先生,就只有他能够自由出入后山……自己如今晋入涅槃,都没有把握拦下的“大劫”,被小师弟以星君境界拦了下来。

    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千手目光闪烁,望着宁奕,沉吟道:“师弟,你想怎么做?”

    或许是因为宁奕渡了那道自己也渡不过的劫。

    千手忽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是无比信任这位小师弟,不仅仅是同袍间的信任。

    这种信任,是相信宁奕能够给蜀山带来光明,将山门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种感觉虚无缥缈,而又真实存在!

    这般出奇的坚信,即便是徐藏,也不曾给自己带来。

    千手轻轻吸了一口气,揉着眉心,露出无人察觉的苦笑。

    赵蕤先生留下的谶言。

    开始应验了么?

    “师姐还记得,自己先前所沾染的‘石化’不祥么?”

    石桌那边,宁奕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千手神情一滞,旋即想到了自己与朱密对战之时,对方所说的那些话。

    自己被“诅咒”的事情,按理来说,无人知晓,就连谷小雨都不知……朱密凭什么知道?

    这么一想,便都通了……朱密先前来蜀山山门,掷剑的试探,绝不会是巧合。

    这一切都是蓄意为之。

    “与朱密有关?”千手蹙眉问道。

    宁奕点头,很笃定的道:“必然与他有关……更加准确的说,与圣坟有关。”

    驭剑离开后山的时候,宁奕以光明鉴,命字卷,试图照见过去,捕捉师姐的那缕不祥。

    真相倒是没什么禁忌,只不过被层层尘雾笼罩。

    而自己竟然捕捉到了小无量山的气息,只不过那缕气息实在悠久,而且带着一股子腐朽味道——

    “圣坟?!”

    温韬前些日子,路过小无量山,罗盘直颤,以往并没有这般迹象。

    朱密复苏后。

    小无量山的圣坟似乎有了异变。

    而且这股异变,隐约还牵扯到了蜀山。

    温胖子神情一震,阴着脸道:“我就说……老子为什么没来由对小无量山的坟地感兴趣,三天两头就想去圣坟逛逛,看看朱密祖宗到底长什么模样。”

    宁奕捋了捋思绪,缓缓道:“若是我猜的不错,应是圣坟内另有高人,留了一份‘诅咒之术’,朱密苏醒后偶尔所得,于是借着风水大势,向蜀山施了一份诅咒。而他本人又不精通巫蛊,不清楚诅咒是否生效,所以特地来蜀山试探。”

    齐锈浑浊的眼神都为之一亮,喃喃道:“原来如此……这下说通了!”

    “小师弟,你准备怎么做?”

    温韬激动起来,看着宁奕,好奇问道。

    坐在石桌一侧的宁奕,沉吟片刻,微微笑道:“我心中有一个想法……”

    ……

    ……

    深更半夜。

    阴云漫布,死寂无声。

    一缕剑光从蜀山山界悄无声息地遁开。

    温韬冒着冷汗,踩在宁奕的飞剑上。

    一把飞剑,两个人。

    “小师弟,你确定这样没事?我不会死吧?”三师兄手里捏着一张符箓,相当紧张,他看着身下,寒风凛冽,大雪被剑器切开,远远抛在身后,声音颤抖的说道:“另外……你的剑,太快了。”

    宁奕笑道:“再忍忍,很快到小无量山了。你相信我,这张符箓能够藏住你的气机,这次再入圣坟,朱密一定没办法发现你。”

    “可是……为什么是我?”

    温胖子都快哭出声来了,“小师弟你修为又高,运气又好,盗圣坟的事情要不你来呗?”

    宁奕笑眯眯道:“师兄啊师兄,你洞府里说的那些话,我全都听见了。要是哪天与小无量山打起来,你不能真的嗑瓜子观战吧?”

    温韬擦了擦额首冷汗。

    “是时候做点贡献了。”宁奕拍了拍温韬肩头,道:“当初吴道子说你,才情绝艳,与他两人一同踏遍大隋陵墓,地上不能称雄,地下也是凤雏卧龙。”

    温韬呵呵笑了笑,道:“那倒是……那倒是……凤雏卧龙不过分。”

    片刻后,两人落在了小无量山的山界周围,宁奕以执剑者神念,将两人包裹起来……丫头的匿身符天下无双,两人在山界附近小心翼翼的游荡,躲避小无量山的剑阵。

    温韬有上一次来圣坟的经验,知晓这里的阵法漏洞。

    两个人走得很小心。

    半个时辰,就到了一片荒废的山岭,这里看似平静,但实际暗藏风云……圣坟就埋在一座奇点之下。

    温韬仍然有些害怕,望着宁奕,道:“小师弟,你不会坑我吧?朱密那厮可是实打实的涅槃……”

    宁奕摇了摇头,道:“我替你把关,如果出事了,我直接以小子母阵送你走!”

    温韬咬了咬牙,道:“好……为了蜀山,我拼了!”

    

    http:///jiang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