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圣君
    一百里外,白骨山上。

    虚空扭曲,空间波动之后,一道披着道袍,头戴紫金冠的身影跌落而出,重重摔在地上。

    温韬双手撑着地面,大口大口呼吸,他的掌心捏着那张符箓,小子母阵的发动,使得他能够顺利从圣坟脱逃——

    “太阴险了……朱密!”

    温韬面色惨白,喃喃道:“早就在圣坟布置了埋伏,我一入坟,立即就有感应……如果不是这张符箓,我已经被逮住了。”

    小师弟先前的那些话,此刻一句一句涌上心头。

    温韬顿时就明白了宁奕的安排。

    “小师弟是想自己一个人入圣坟?”

    温胖子站起身子,浑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他回头望向远方,黑云阴沉,远天涌现杀机,自己似乎被一股冥冥之中的杀念锁定……

    “朱密锁定我了?”

    温韬眼神一沉,但他快速冷静下来,在明白了宁奕的布局之后,他也仔细回味了宁奕的话。

    “不必着急,不会有生命危险……等到朱密追杀过来的时候,再催动下一张符箓。”

    温韬手里捏着小子母阵,他仔细感应,发现了一连串的“跨越阵法”,以圣坟大墓为起点,不断跳跃空间。

    这是……小师弟早就布置好的逃亡路线!

    “现在小师弟正在圣坟里,我要给他争取足够的时间。”温韬咬了咬牙,盯着那缕杀机的方向,擦拭额头的冷汗,“呵……呵呵,这种事情,应该让不怕死的老二来干才对啊,怎么能让我来?”

    温胖子就坐在白骨山顶,气机放大,那缕杀机前行的速度奇快无比,十里之外,远天便响起了辇车的轰鸣——

    “启!”温韬连忙催动阵法,整个人被虚无的空间之力包裹,符箓内的神性轰隆隆席卷而出,将他向后拽去,再次跌入虚空之中。

    片刻后。

    坐在辇车上的朱密,面无表情,盯着白骨山的上空,一缕虚无袅袅生烟,罪魁祸首比自己早先一步的离开了这里。

    “一连串的传送阵法么?”朱密皱起眉头,看破了这里残余的空间波动,意味着什么。

    “调虎离山之计?”老家伙极其狡猾,直接放弃了温韬,转身便驾驭辇车,重新向着小无量山的圣坟方向赶去。

    对他而言,这个盗墓贼可以日后慢慢收拾,但圣坟极其重要,绝不可有失!

    ……

    ……

    “这座阵纹的业力,绝不可留。”

    阴坟之内,宁奕毫不犹豫,直接将阵纹内关于“蜀山”的那部分摧毁,神性流淌,阵纹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声音,这些虚无的罪恶业力,直接被掐灭……圣坟内的罪孽,短时间内不会再向蜀山流淌。

    而至于其他圣山的部分。

    宁奕皱了皱眉,虽说他并非与所有圣山全都交好,但还是选择出手抹除,而且以神性将这份阵纹复刻了一遍,同时翻手取出了一枚通天珠,将此刻的画面记录下来。

    在宁奕的猜测中,朱密并不是阵纹的雕刻者。

    这座阴坟风水,另有高人,毁坏阵纹,治标不治本。

    真相在阳坟内?

    宁奕的心头,忽然浮现了不祥的预感。

    执剑者的六

    感极其敏锐。

    “难道是朱密觉察到了?”他沉下心神,摒弃杂念,快步向着阳坟走去,一路上以光明鉴,加之执剑者神性开路!

    掠过长长的廊道,向着那片阳坟走去。

    这一路上阴阳斗转,气机逆袭,圣坟内的阴气,在去除罪孽之后,化为精粹的力量,流淌向阳坟,形成一个“圆”,而这样的构造,宁奕并不是第一次见到。

    上一次是在妖族天下——

    白帝的棋局之中!

    集聚了超越星辉的力量,也勾搭所谓的“永生”。

    越往阳坟走,宁奕心头便越是不祥……他似乎听到了咚咚咚的大地震颤声音,似乎在阳坟之中,还有什么生物活着。

    廊道的尽头,已经不算是墓穴了。

    横叉在石壁两端的棺木生根发芽,甚至还有蠕动的手臂,这里所蕴含的生机,甚至可以和宁奕全盛时期的“生字卷”相比。

    朱密的大墓,就在阳坟之中!

    因为这些生机的缘故,所以可以活到八百年么?

    那么在那片大墓里……还有比朱密活得更久的怪物么?

    “我感觉到了……阳坟内有很可怕的存在。”

    宁奕头皮发麻,止住脚步,而与此同时,心中的预警也抵达了极限。

    圣坟上空,雷霆呼啸。

    朱密坐在辇车上,回到荒岭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敌入侵的痕迹,他眼神之中涌现愤怒,直接从辇车上站起身子,双袖抬起,道火点燃,照破黑夜,星辉铺展开来,将整片圣坟的地面空间全都封锁。

    朱密目光遥遥锁定圣坟之下的某个方向,两根手指并拢,一缕剑气直接飞掠射出——

    “嗖”的一声。

    宁奕心头预警浮现的那一刻,整个人做出了反应,在廊道内向后退去……距离阳坟只差一步,但是那缕剑气直接截断了他的前进之路。

    朱密的一缕剑气,直接激发了圣坟内的诸多阵法,顷刻之间,疾风骤雨,漫天异象,剑气刀罡,尽数向着宁奕席卷而来——

    宁奕神情平静,他以细雪向前戳去,直接点破好几座重叠在一起的杀阵,不退反进。

    “我今日一定要看看……阳坟里到底养了什么怪物!”

    他取出大阳之物,直接催动猴子的纯阳气,与廊道涌来的阴兵撞在一起,一连串的爆响在地底炸开,那股极其狂暴的力量,毫无悬念,摧枯拉朽地击垮了圣坟内的阵法,让宁奕掠入了阳坟。

    烟尘之中,阴阳倒转。

    宁奕停滞在阳坟的入口处,怔怔看着圣坟被雾气包裹的尽头……

    紧接着大墓上空,便响起了朱密的怒吼!

    “入圣坟者,皆死!”

    朱密的身子几乎如瞬移一般,遁入地底,只不过他仍是来晚了,入目是一片狼藉,圣坟的廊道被炸开,阴坟的阴气被远远冲击而来的纯阳气捣碎,整片阴坟都险些被夷为平地,那些珍贵的阴煞棺木,都被震得不成样子。

    看到这一幕,朱密气得七窍生烟,而罪魁祸首,竟然突破了自己的“星辉封禁”,此刻凭空消失在了圣坟之中!

    这是何人,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朱密神情难看至极,自己再三提防,还是中招,结果连

    那个闯圣坟者的影子都没看见……来到这里的时候,圣坟已经快被毁的不成样子,要知道,圣坟可是与整座小无量山的气运相关!

    朱密实在想不通,能把圣坟破坏到如此地步的,大隋屈指可数,只有与自己同境的涅槃,而同时满足精通墓陵阵法的,几乎无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怎么可以如此没有下限?

    朱密走在廊道里,亲手确认了阴坟的受损,他特意查看了阵纹……只不过与宁奕猜测的无二,他根本就不通阵纹之道,只看得出来阵纹受损。

    “这是有备而来……”

    朱密下意识喃喃,忽然意识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赶忙向着阳坟的方向赶去。

    阳坟之内。

    一片雾气。

    纯阳气与阴煞气撞在一起,会形成激烈的碰撞,这是阴坟快被炸开的原因……而同样身为阳极的两股力量,并不会如此激烈的争出你死我活,只不过炽热的白烟在墓穴内缭绕,像是有人在这里点燃的涅槃的道火。

    朱密神情惨白,他走在雾气之中,看到好几座棺木,都处在灼烧当中。

    阳坟的尽头……雾气快要凝成失态,那是阴阳逆转的阵眼,阴煞和纯阳都汇聚在一处,化为乳白色的丝线,而无数道丝线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枚巨大的。

    茧。

    “咚咚……咚咚……”

    原本如战鼓般激烈的心跳声音。

    此刻变得微弱。

    但是仍然稳定……看样子并没有“受损”。

    朱密松了一口气,他看着那枚巨大的白茧,声音颤抖的问道:“您受伤了吗?”

    “咚咚……咚咚咚……”

    心跳声音慢慢恢复稳定。

    那枚茧壳内响起了微弱的,尖细的声音。

    “为什么会有人能进入圣坟?”

    朱密一怔。

    那道声音带着愤怒,再次问道:“我问你,为什么会有人能进入圣坟?!”

    一道虚无的鞭影,呼啸着掠来,以极快的速度,击中朱密的腹部,这位在地面上纵横睥睨的涅槃强者,被茧内的存在,一鞭子打得后背撞在墙上……踏入阳坟之后,朱密似乎失去了那股强大的力量。

    他虚弱地看着白茧,雾气之中,浮现了一片又一片的秘文。

    阳坟墓穴的影像被映射而出……一个黑袍年轻男人,手持细白长剑,所向披靡,击穿了大墓内的杀阵,被金灿的纯阳气机围绕,最终闯入了阳坟。

    “……宁奕?!”

    朱密眼神震惊,他是万万想不到,蜀山的那位小师叔,竟然有胆量闯入圣坟,而且还破开了自己的杀阵!

    白茧的存在,冷漠开口。

    “不过是个星君,你直接将他杀了吧。”

    “阴坟里的那些棺木,需要活人来填补……这次受创,我会转移圣坟的奇点,这段时间,你就不要来烦我了。”

    朱密缓缓擦拭着唇角的鲜血,他平静抬眼,看了一眼茧壳,阳坟的气机流淌汇聚,茧壳内似乎已经凝聚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形,孕育多年,即将成熟……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见证一个“奇迹”。

    朱密站起身子,轻声道。

    “我会杀了他的,圣君。”

    

    http:///jiang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