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攻心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荒山野岭,夜雾缭绕。

    头戴紫金冠的温韬,施展出老龙山的《撼龙经》,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不再是之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随着经文默念,温韬头顶的那尊紫金冠开始闪烁光芒,这是老龙山祖传的一件宝器。

    可以定祸福,卦吉凶。

    小无量山的荒岭,白雾鼓荡,宛若有厉鬼游行,极其阴森。

    温韬面色难看,道:“圣坟此行,乃是大凶。”

    但……来都来了。

    温韬硬着头皮,将一只手按在地上。

    他眼里虽有忌惮,也有轻松。

    这样也好。

    自己入陵墓多年,寻龙点穴,探寻阴物,经验丰富,小师弟毕竟还是年轻……入圣坟的事情,就交给自己好了,万一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也不用牵扯到小师弟。

    念及至此,温韬沉声道:“师弟,替我掠阵。”

    宁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向后退去。

    温韬的风水造诣果然不俗,自己若非得到了完整的寻龙经,未必能像他一样,如此迅速的找到“圣坟”。

    宁奕抬起头,注视着空中的阴云。

    执剑者的神念,包裹了这一片区域。

    圣坟一带,是小无量山极其重要的地域,这里竟然不设把守……连一位像样的看守者都没有。

    这一点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宁奕站在黑暗中,他盯着温韬即将触发的阵法。

    “如果没有猜错,一入圣坟,就会被朱密发现。”

    在阵法光芒亮起的那一刻,宁奕终于开口,然而这一句话险些把温韬的魂给吓出来了。

    胖子满脸错愕。

    宁奕平静道:“还记得我给你的那张符箓么?进去之后,捏碎符箓,小子母阵会把你送到一百里外的白骨山,那里还有一张符箓,你不用急,不会有生命危险,等朱密追杀过来,你连续触发,破碎奇点……就可以摆脱他了。”

    “我……淦!”

    温韬听到这句话之后,明白了宁奕要做的事情……但已经晚了,温胖子被阵法光芒包裹,面色惨白,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下一刹。

    他消失在小无量山荒岭地面,整个人没入奇点,被传入圣坟之中。

    宁奕站在阵法之旁,他面色沉稳,虽然此事拿捏得很稳,但仍然有些紧张。

    宁奕笑了笑。

    轻轻擦去额首的一滴冷汗,向后退去,同时从剑气洞天内取出一副面具,缓缓将其戴在自己的面颊之上——

    狮心王面具!

    这副面具,是乌尔勒高原真神的象征……既可以呼唤草原上的生灵为自己而战,亦可以隐藏容貌,以及气机。

    戴上面具之后,宁奕便彻底陷入了“死寂”。

    他安静地退后,站在雾气之中,一动不动,像是一道黑夜中的影子,完美融入了荒岭内。

    而穹顶上空,一道惊雷闪过。

    温韬前脚刚刚进入圣坟,这片无人看守的荒岭,立即就闪过无数雷霆——

    示警!

    宁奕面具下的眼神沉了起来。

    果然……这里无人看守,是有原因的。

    圣坟此地,阴气极重。

    本以为是不祥缠绕,所以不派人来看守,但现在来看,哪有阴坟自行引雷的,这实在太过荒唐,阴气与雷霆,自古不两立。

    宁奕仔细看去。

    小无量山的圣坟,看似阴森,实则内蕴纯阳,恐怕是一处阴极转阳之地,设在荒岭,汲取气运,滋养大墓,这是一座逆天地脉,更是一桩对死人的大造化!

    怪不得,朱密在此地温养肉身,可以做到八百年不死。

    只见穹云上方雷霆闪烁。

    片刻之后,就有一辆辇车破空而来,而披着大袍的朱密就坐在辇车上,神态平静,没有丝毫慌张。

    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宁奕蹙起眉头。

    他的眼神有些疑惑。

    朱密明明在蜀山山门,被丫头引渡的雷劫击中,就算他身为涅槃,按理来说也应是负了伤才对。

    但此刻的朱密,完全看不出丝毫伤势,非但不见颓态……身上的气息,反而更加强势了!

    “是……圣坟的原因?”

    短短几个呼吸,宁奕就看出了门道,这里阴地汇聚造化,阳地反哺,阴阳交融,不仅仅是朱密的老巢,更是朱密的“秘藏”!

    就像是“芥子山”之于白帝。

    在圣坟周围,朱密的战力,还会再往上登一个台阶。

    这恐怕就是小无量山的底牌之一,一旦师姐真来拜访小无量山,朱密引动圣坟之力,蜀山只会吃亏。

    宁奕站在雾气中,旁观着这一切,心中冷笑。

    怪不得这里无人看守。

    以朱密狡猾的性子,一来不放心自己的弟子看守如此要地,二来他已在圣坟里栖居数百年,恐怕早就设下无数禁制。

    一有人入内,立即便会被发现。

    那么,与自己料想无二,温韬已经暴露了。

    心中念头刚刚落下。

    宁奕便感应到,自己符箓被师兄触发……温韬那个极惜命的家伙,听了自己的话,一入圣坟,就触发符箓逃离。

    白骨平原里的神性减少了“一点”。

    执剑者之力,此刻包裹温韬,破开圣坟,去往一百里外的白骨山。

    宁奕算是松了口气。

    但他不敢大意,因为即便有“狮心王面具”,“执剑者剑气”,助自己隐匿身形,宁奕心中仍然没底,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躲过“涅槃”的探查。

    毕竟朱密的神念,在圣坟这里,强化了许多。

    一道道神念,在雾气之中扫过片雾气。

    每次扫过宁奕,都是一片黑暗。

    两样极高品秩的“造化之物”,帮助宁奕躲过一劫。

    ……

    ……

    “呵呵……圣坟还真是招人惦记啊。”

    朱密喃喃自语的笑了笑,盯着地上残余的阵法,“这么快,就又有人找上门来了么?”

    入圣坟的那人,十分谨慎,刚刚入坟,就觉察不对,直接遁走。

    朱密心中已起了杀念。

    这是知道自己的手段?

    还是刻意来圣坟挑衅,视他于无物?

    他阴柔的笑了笑,环顾一圈,道:“不管是作何念想,我小无量山的圣坟,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么?”

    他下了辇车,来到圣坟阵法之前,抬掌结印,一缕因果如粘稠的海水,被他拉扯着拽了出来,虚无的剑气在圣坟上空凝形,照出一个方向。

    遥遥指向了温韬逃离的落脚点——

    白骨山!

    宁奕看到这一幕,神情有些惊讶,朱密还是有手段的,竟然能追查到自己小子母阵的引向。

    “我要你付出代价。”朱密追到了一丝因果,神情阴沉,重新坐回辇车之上,直接起身出发。

    轰隆隆——

    风雷鼓荡,辇车破空离开。

    宁奕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朱密离去,此刻是最好的动身时机。

    只不过他并没有动身的意思。

    宁奕仍然平静地站在黑暗里,眼观鼻鼻观心。

    他整个人,非但没有活动,反而气息更加微弱,像是后山里坐在棺材上的那只猴子一样,渐渐连呼吸也隐没了,与一座普通的石雕没有区别,整个人陷入了“寂灭”!

    宁奕将神念全部敛去,只剩下一双肉眼,透过面具,漠然看着阴森森的圣坟荒岭。

    就这么持续死寂。

    忽然——

    小半柱香后,那辆辇车毫无预兆的去而复返。

    朱密皱着眉头,坐在辇车上,在荒岭四周以神念再度扫荡一圈,双目如电,破开虚无,然而……这次仍是一无所获。

    那股不舒服的感觉仍在,只不过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真离开了?”他盯着安静的圣坟,喃喃自语。

    朱密望向白骨山方向,心中有一抹杀意掠过。

    那个先前入圣坟的家伙,似乎还挺能逃,此刻已逃出了一百里,如果自己再不追,恐怕就真追不上了。

    朱密冷哼一声,心想自己恐怕是中了一计。

    他催动辇车,这次是真的破空离开,直接去追赶温韬。

    雾气缠身。

    宁奕无动于衷,他谨慎地再等了小半柱香,确认朱密真的离开,才从黑暗之中走出。

    “真是一头老狐狸。”

    宁奕面无表情,朱密还杀了一记回马枪,只不过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现在他可以安静的“勘破”阵法了。

    与温韬不同,宁奕身负执剑者剑气,任何一处奇点,都拦不住他……小无量山的圣坟固然玄妙,但跟皇陵比起来,终归是要差上一筹的。

    更何况。

    宁奕手中还有一样神物。

    他站在阴坟之中,取出了一根枯黄的毛发,轻声道:“不管是阴气,还是阳气……都滚远一点,不然要你们好看。”

    这道声音,落地有如神谕!

    阴坟一圈白雾荡开,避绕宁奕,如同见神一般!

    宁奕在荒岭里走了一圈,山字卷汲取此地的地气,他运转寻龙经,时不时蹲下身子,用手指敲敲打打……朱密在此地留了极多的禁制,自己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奇点进入圣坟。

    “找到了!”

    不多时,宁奕微微一笑,两根手指并拢,如戳破窗户纸一般,将一截枯木中心的木桩戳碎,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奇点。

    神性荡漾。

    下一刹那,宁奕便消失在荒岭之上。

    

    http:///jiang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